存货成本定义

存货成本(订购成本、持有成本)定义和公式


首页 » 知识库 » 此处
作者:Estelle Vermorel,上次修订时间:2013 年 9 月

存货成本是指基于每年在特定周期内储存和维护存货的成本。存货成本一般用存货价值的百分比表示(对于零售商来说,年平均存货就是一年当中从供应商处买入的商品平均值)。存货成本主要取决于商业领域,但存货成本总是非常之高。人们普遍认为,持有成本通常只占现有存货值的 25%

这就是说,很难对存货成本进行明确的定义。存货成本、总存货成本 (TIC)、存货总持有成本…围绕“存货成本“一词的术语各种各样,并且根据来源以及相关商业领域的不同,所涵盖的范围也可能有所不同。在本文中,我们侧重于“静态“存货的成本,不涉及存货移动导致的成本。更准确地说,我们会将商品流相关的方面暂且搁到一边,只重点说明持有特定数量的存货的成本。我们也会从最适合商业的角度出发。

对于零售商、批发商以及大部分电子商业,存货通常是最大的一笔资产,同时也是支出最多的一项。因此评估存货成本是必要的,并且它会影响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管理。此举有助于公司确定存货所能带来的利润多寡、如何降低成本、哪些地方需要改变、必须选择哪家供应商或哪些项目、必须分配多少资金等等。



准确评估存货成本的难点

我们时常看到许多公司完全不了解其存货的全部成本。更有甚者,许多公司错误的以为定期核算就会对存货成本做出合理的估计。

首先,存货成本计量本身就是一道难题。有许多替代性的成本核算系统适用于某些方面,但同时对其他方面却是不合适乃至危险的(cf. Edward A. Silver、David F. Pyke 和 Rein Peterson,参见下面的第 4 条参考)。其次,跟踪所有成本或者将成本进行划分并正确分配既不可行也不经济。要评估存货成本,必须认识到相关数据并非都能在传统核算记录中找到,即便可以,也仍需留意生成这些数据所采用的规则集和假设。比方说,在综合不同成本时,必须确保项目全部按税前金额或税后金额来表示,不能将二者混合起来。

其次,存货的实际成本涉及诸多要素,并不局限于售出产品的成本或原材料的成本。还有管理和维护费用,另外还有保险费、利息、贬值等等。除此以外还存在其他许多因素。在本文中,我们将力求提供这些成本的明确类型,以帮助管理者更好地理解在确定存货成本时的切入点。

虽然我们已尽力根据我们的经验提供对其中部分成本的估计,但读者应谨记,每种成本高度依赖于特定的企业,并且也取决于政策和管理决策(例如,决定采用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或应用准时生产库存策略等等)。

存货成本的分类

尽管各种文献中也存在很多一致的地方,但存货成本的类别及子类别相差较大且存在重叠,或者指定的名称各不相同。我们并不会宣称下面的类型就是“正确“的类型,而只是希望这些分类是合理的(并且是专注于商业的),并且能够对管理者全面了解存货成本有所帮助。

存货成本主要分为 3 类:
  • 订购成本(也称为“准备成本”)
  • 持有成本(也称为“储备成本”)
  • 缺货成本(也称为“短缺成本”)。

我们简要地定义了这些概念,但在这三种类别中,最注重的莫过于持有成本。

深入了解:此外还存在其他类型,其中一些类型更适用于生产商。举个例子,Mary Lu Harding(参见下面的第 1 条参考)基于不同的视角,提出了非交付成本、非质量成本、使用相关的成本等类别,其中大部分类别适合企业加工原材料,对于确定如何选择原材料供应商很有用。

订购成本

订购成本(也称为“准备成本”,尤其是在涉及到生产商时)或库存补货成本涵盖订单本身所形成的摩擦成本,也即每次下订单所产生的成本。这些成本可以分为两部分:
  • 订购过程本身的成本:该成本可视为与订购的产品数量无关的固定成本。通常包括下订单的费用,与发票处理、核算或通信相关的各类事务费用。对于大型企业,尤其是对于零售商,这项成本主要可以归结为 EDI(电子数据交换)系统的摊余成本,该系统有助于大大降低订购过程的成本(有时候可呈多个数量级减少)。
  • 内部后勤成本:该成本与货物的运输和接收有关(卸货、验收)。这些成本是变化的。供应商的运输成本取决于订购的总量,因此单个订单的成本有时变化极大。

即便是对订购成本进行粗略估算也并不容易,因为涉及到一些特定于企业乃至特定于项目的要素:供应商可能是本地的供应商,也可能是海外的供应商,供应商可能规定只按托盘交付,不按件交付,或者只在订购特定数量时发货;当然,供应商可能会提供数量折扣等。

最大限度降低这些成本的途径有很多,更准确地说是确定持有成本与数量折扣之间的平衡,因此需要平衡订货太多与订货太少之间的成本(较少的存货一般订购较多,因而订购成本高,但同时也意味着持有成本降低)。通过计算经济订货量 (EOQ) 一般可以做到这一点。在这里我们不会过多提及相关细节,不过要提醒一下:文献中常见的传统方法,是使用 Wilson 公式来计算 EOQ,这一公式可以追溯到 1913 年,非常不适合零售商使用,主要是因为它假设了订购成本是平滑的。不过,如我们的文章中所述,如果在成本函数中纳入数量折扣,是可以确定最佳订货量的。

持有成本

就“静态“的存货而言,持有成本是核心所在。所谓“静态”,是指主要侧重于增加或减少存货所产生的影响,不涉及存货流。

各类文献中的持有成本的类型各异,我们提出的类型如下:

  • 资本成本(或称“财务费用”)
  • 仓储空间成本
  • 库存服务成本
  • 库存风险成本

资本成本

资本成本是持有存货成本中最大的一项。它包括与投资有关的一切方面、流动资金的利率、投入存货的资金的机会成本(而非经费、共有基金等)。确定资本成本对于企业来说多多少少有点复杂。但这里还是存在一些基本规则的:务必了解由外部提供的资金部分和通过内部现金流提供的资金部分,而且评估企业中的存货风险同样重要。

确定资本成本的传统方法是使用 WACC(加权平均资本成本),即公司对其所有证券持有人平均支付的用于为其资产筹集资金的费用。有关公式,请参阅维基百科文章。Stephen G. Timme 和 Christine Williams-Timme(参见下面的第 5 条参考)也主张用 WACC 表示股本成本和税后债务成本。

一般来说,资本成本容易被大大低估。常见的一种错误是将资本成本降低到短期借贷利率。根据 S. G.Timme 和 C. Williams-Timme 等人的研究,绝大部分公司的资本成本达 15%,但很多公司往往只采用 5% 的比率

有些公司还忘了评估存货相关的风险且未将该风险也纳入考量范围,但有时此类成本可能非常高(生鲜产品如果在几天内未售出,可能会彻底失去价值,消费电子产品过时的风险很高…)。如果公司决定将资金用于类似的风险投资,而不用于存货,投资回报率会是如何?

深入了解:关于使用 WACC 作为正确评估资本成本的方法远远超出了本文的范畴。如需了解不同的观点,请参阅 Christopher S. Jones 和 Selale Tuzel(参见下面的第 2 条参考)的文章。本文也对固定资本折旧率与存货折旧率进行了比较。

仓储空间成本

仓储空间成本包括建筑物和设施维护(照明、空调、供暖等)成本、采购成本、折旧成本、租金和物业税。

根据所选的仓储类型,例如是公司所有的仓库还是租赁的仓库,这些成本可能会非常大。对于较小的企业,如果将同一栋建筑用于多种不同的用途,必须明确与接收和储存存货相关的建筑物部分。

在该类成本中,我们还应提到一种棘手的现象:仓储空间饱和。它可能会因为产生各种各样的额外成本而导致成本以绝对的非线性方式增长。举个例子,当仓库达到饱和点时,在仓库中几乎难以活动;整个流程停滞,有时甚至难以找到额外的紧急仓储空间,所以非常难以立即修复这种问题。对于出现这类问题的公司而言,进行清理和重新启动流程所要花费的时间和金钱相当多。我们发现,有时一年中如果发生三四次这样的事件,就足够让供应链团队将一年当中的大部分时间花在上面了。

库存服务成本

库存服务成本包括保险费、IT 硬件和应用程序费用(某些企业的 RFID 设备等等),此外还包括相关人力资源的物理处置费用、管理费等等。库存控制和周期核算的费用也可以纳入这个类别。最后,虽然税费可以自成一类,但将税费加到这一类也是可以的。

在使用第三方物流 (3PL) 供应商时,这些成本可能与仓储空间成本综合到一起,并且可以很简单地确定。

库存风险成本

库存风险成本实质上就是在其储存期间价值可能降低的成本。该类成本与零售行业和易腐食品有关。

首先是损耗,主要是指从供应商处购买(即记录的存货)与销售点(即实际存货)之间因管理误差(发货误差、商品放错位置…)、供应商欺诈、偷窃和被盗(包括员工盗窃)、运输或仓储期间的损坏(因储存不当、受潮或受热…)导致的产品损失。

在零售业中,损耗主要是在销售点级别导致的。估算数据如下:
  • 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每年会对 100 家零售商进行一次全国零售安全调查。这项研究表明,美国 2009 年的损耗占零售销售额的 1.44% - 其中 43% 是员工偷窃造成的
  • 同样是根据这项研究,2011 年(调查结果于 2012 年发布)的损耗占 1.41%。
  • 由零售研究中心发布的《全球零售业失窃晴雨表》(一项对 43 国进行的研究)表明,2011 年的损耗占零售销售额的 1.45%

其中损耗最高的要数售卖鲜肉和乳酪的食品杂货店、售卖剃须产品和香水的保健美容品店以及售卖配饰和外套的服装产品线。

库存风险成本还应考虑过时,即因产品超过使用期限或产品过时(尤其是对于消费电子产品,有时也涉及到采用新包装的产品…)所导致的成本。

确定库存风险成本的价值并非总是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举个例子,我们需要考虑给定周期内的冲销价值(除以相同周期内的平均存货)。但是,冲销并非总能正确考量,周期计数并非总是有规律等等。在某些公司,应当冲销的产品仍保存了好几年。

最后要提一点,我们提出的仓储空间成本库存风险成本有时会综合在一起,统称为非资本持有成本,它强调的是资本成本是存货成本中最大的一项这个事实。单单资本成本估计就达到 15%,其他所有成本加起来也可能达到差不多的百分比值(S.G. Timme 和 C.Williams-Timme 认为占 10%,卡斯信息系统的 Robert V. Delaney撰写的《美国物流年度报告》中则为 19%)。影响该值起伏的关键因素就在于过时风险。

第一种估算持有成本的的方法:快速估算和公式

我们已经强调了准确估算持有成本以及其各个部分的难度,也强调了这些成本总是特定于企业的,所以即使想进行粗略的估算也很难。

大部分公司往往会低估总持有成本(或持有存货的总成本)。对于大部分零售业和制造业中的企业而言,专家对每年所持有存货成本的估算范围介于 18% 至 75% 之间(根据 Helen Richardson 的研究,参见下面的第 3 条参考,则为 25-55%)。如前所述,决定该百分比值的主要因素为资本成本(包括对存货的投入)和产品类型(直观地说,产品越易腐,成本越高)。

根据经验,持有成本为现有存货价值的 25% (cf. James R. Stock and Douglas M. Lambert, Strategic Logistics Management, 2nd Edition, Irwin Professional Publishing, 1987)。

另外一种“计算持有存货成本的快速方法是在贷款的当前最低利率基础上加 20%”。举个例子,如果最低利率为 10%,那么持有成本应为 10+20=30%。

基于上述原因,所以很难提供较准确的估算。对于上面提到的成本类别,在参考文献中可以发现以下估算:
  • 资本成本:15%
  • 仓储空间成本:2%
  • 存货服务成本:2%
  • 存货风险成本:6%

其中一项值得注意的参考是来自于 Helen Richardson(第 3 条参考)1995 年的研究。根据 H. Richardson 的观点,总存货成本介于 25-55% 之间,其分布如下:

  • 贷款利息 6% - 12%
  • 税额2% - 6%
  • 保险费 1% - 3%
  • 仓储费用 2% - 5%
  • 物理搬运 2% - 5%
  • 事务和库存控制 3% - 6%
  • 过时 6% - 12%
  • 变质和被盗 3% - 6%

这表示,平均来说,在一年当中最好的情况下 (25%),经销商库存中每持有 1000 美元就要花费 250 美元

实例

假设有某公司的平均存货价值为 100 万美元。要计算持有成本,我们先要将所有非资本成本相加。假设非资本成本如下:
  • 仓储空间成本:200k
  • 库存服务成本:800k
    - 物理搬运:200k
    - 保险费:100k
    - 事务性收费、设备和控制费用: 300k
    - 税额:200k
  • 库存风险成本:900k
    - 损耗(包括被盗…):300k
    - 过时:600k

这些成本相加的总和为 190 万美元。

要获得百分比值,将总金额除以平均存货价值,即 190 万美元/ 100 万美元 = 19%。

最后加上资本成本。假设本例中的资本成本为 10%,即 100 万美元。

在本例中,1000 万美元的平均存货价值,存货的总持有成本达到 290 万美元。存货持有率等于 19%+10%= 29%。

缺货成本

要想对存货成本有全面的了解,还应当纳入缺货成本(或称“短缺成本”),即发生缺货时所产生的成本。对于零售商,该成本包括紧急发货成本、供应商加快发货速度的成本、订购获利性降低的产品等等。尽管此类成本可以快速准确地确定出来,但其他一些成本就没有这么容易精确地确定了,例如客户忠诚度损失成本或公司丧失一般信誉的成本。

对缺货成本建模本身就是一个很广泛的议题,超越了本文的范畴。简单地说,缺货的机会成本将抵销存货成本。平衡存货成本与缺货成本一般通过调整服务水平来实现

减少存货的直接效益

上面已经表明,与存货有关的成本非常大。所以,旨在减少存货的举措非常重要 – 不仅是因为这些举措可以产生能够直接衡量的影响,也是因为它们还能降低资本成本、持有成本、风险等等。

根据 S. G. Timme 和 C. Williams-Timme 的研究(参见第 5 条参考),很多公司在评估供应链举措的效益时存在普通的误解,低估了其对存货成本的影响:

“在评估供应链举措时,公司由于没有对这些成本进行可靠的估算,往往将减少存货非资本持有成本所带来的效益打了折扣乃至完全忽略了这些效益。但这些效益普遍认为是存在的。没有可靠的估算,这些效益一般就不会被纳入分析当中。这种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不能合理评估对这些成本的影响,许多供应链举措的实际价值将被低估。”

人们可能会争论并非所有费用都能如此容易地降低。有些费用(例如仓储或设备费用)确实不容易降低,除非是组织内部发生重大变动,但其中的大部分费用与存货价值直接相关,是可以很容易地作为平均存货价值的百分比进行量化的(税额、保险费或过时成本)。因此,在任何方面降低存货价值都能产生巨大效益。

通过改善存货管理带来的效益正是 Lokad 专供存货优化的原因。Lokad 提供多种 Web 应用来用于这一用途,其中,我们的库存预测 Web 应用专门用于预测需求,旨在提供优化的销售预测和再订货点,以保持适量存货。

深入了解

在此我们要再次强调一下:准确计量上述成本从而全面了解存货成本并非易事,但是此举对于公司的财务影响和决策影响非常有益。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深入,特别是在侧重于持有成本时。例如,存货中的项目不会具有相同的持有成本(即便是在相同的仓库或相同的类别中)。由于销售量、轮换、变化的产品数量等因素会导致差异的存在。更精确地确定您库存中项目的持有成本有助您专注于更相关的项目,并排除利润较低的项目等等。这里涉及到存货分类主题以及 ABC 分析等方法。有关详细信息,参阅我们的文章

参考文献

1. Mary Lu Harding, C.P.M., CPIM, CIRM, “Calculating the total cost of ownership for items which are inventoried”, NPMA, volume 14, issue 2, 2002.

2. Christopher S. Jones and Selale Tuzel, “Inventory Investment and the Cost of Capital”, January 2009, available online. 3. Helen Richardson, “Control your costs then cut them”, Transportation & Distribution, December 1995, 94-96.

4. Edward A. Silver, David F. Pyke, Rein Peterson, Inventory Management and Production Planning and Scheduling, 3r edition, John Wiley & Sons, 1998.

5. Stephen G. Timme and Christine Williams-Timme, “The Real Cost of Holding Inventory”,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Review, 7/1/2003.